05
2018
07

五年前,我已经给婆婆捐了骨髓了 最后她没有渡过也是我的错吗?

五年前,我已经给婆婆捐了骨髓了 最后她没有渡过也是我的错吗?

顾未辞整整三个月没有回来。

结婚五年,他回家的日子屈指可数。

永远都是她在也兰居等他回来,就像孟雪笑她的,活像个古代在冷宫等皇帝临幸的妃子。

也兰居偌大冰冷,她坐在客厅开了一小盏灯,或许是上天怜悯,她居然真的听到了开门的声音。

惊喜的回头,那个高大的男人带着一身酒气,跌跌撞撞的进来。

孟含两三步走过去想要扶他,却被顾未辞一把推开,他嫌恶的表情没有避开她的眼睛。

她脸上划过一抹悲伤。

顾未辞视若无睹,多看孟含一眼都觉得烦,起身就打算上楼。

她却突然叫住他,“顾未辞,你还要多久才肯原谅我?”

那声音里带着一丝颤抖,还有卑微的企盼,她看着他顿住的身影,继续说:“五年前,我已经给婆婆捐了骨髓了。难道她没有渡过排异期也是我的错吗?”

“那么,以给我妈捐献骨髓为条件,让我不得不娶你,这件事,跟你也没有关系吗?”

顾未辞声音冰冷,转身看她时,眼底的寒冰让孟含不禁后退了一步。

她张嘴想要解释,话到嘴边却又咽下,当年她爸爸以捐献骨髓为要挟,逼顾未辞娶她,是因为爸爸知道她喜欢顾未辞。

可是这一切,她根本不知道啊……

如今爸爸已经过世,他把一切的错都怪到她身上,她根本无力解释。

“孟含,你口口声声喜欢我,却用救我妈为条件逼我跟你结婚,用一场无爱的婚姻牵绊住我,用你所谓的真情拴着我。现在,还想让我原谅你?”

他一字一句,冰冷入骨,盯着她的眼睛:“那我告诉你,你妄想!”

孟含连退数步,一双眼睛水汪汪的,她从没有想过顾未辞恨他至此。甚至,甚至,她还心存幻想的以为,只要自已一直这么对他好下去,总有一天,他也会爱上自己……

她哽咽的说:“那,为什么不跟我离婚?”

顾未辞冷笑一声:“离婚?当年你捐骨髓的时候我就答应你了爸爸,这辈子都不会跟你离婚。孟含,你放心,我顾未辞说到做到,顾太太这个身份,你可以一辈子当下去!”

只是,你永远也得不到我的心!

五年前,我已经给婆婆捐了骨髓了 最后她没有渡过也是我的错吗?

孟含几乎要晕过去,一张脸面色惨白,嘴里喃喃:“所以,不管是结婚还是离婚,你都是因为答应了爸爸……”

泪水悄无声息的流下,她的脸脆弱的让人心疼,但是顾未辞看到了,眼里却满是讽刺。

这个女人可真会装!他就不相信这些事她真的一点都不知道。

他回身跨步打算上楼,却突然听到身后孟含的笑声。

那笑声仿佛带着凄厉,和无尽的嘲讽,顾未辞怔住,转身看她。

孟含就站在原地,温婉的脸上挂着一抹疯狂的笑,凄惨的要命,她缓缓向他走过来,在楼梯口站定。

顾未辞不耐的皱眉,不知道她又想搞什么花样。

她直直的盯着他许久,最终苦笑,“顾未辞,你从来没有爱过我,对吗?”

顾未辞的嘴角上扬,勾起一个残忍的弧度:

“爱你,你配吗?”

孟含怔在原地,一动不动,连眼泪都流不出来了。

顾未辞继续在沉默中上楼。

打开房门之前,他再一次听到她绝望的大喊:“顾未辞,给我一个孩子,我跟你离婚!”

顾未辞放在门把上的手瞬间握紧,眼眸黑的不像话,回头咬牙切齿的骂道:“你做梦!”

“砰!”随即进屋,狠狠的关上房门。

留下孟含一个人瘦弱又凄凉的身影。

第二天,顾未辞依然留在也兰居。

孟含像往常一样,为他准备出门的衣服,一大早起来煮粥,打扫卫生……

也兰居里没有保姆,孟含说,她想把这个地方打点的普通的家庭一样,所以事无巨细,全由她自己负责。

但是顾未辞从未领情。

他穿着宽松睡衣从楼上下来,看到桌上的早餐,放在沙发上折叠整齐的西装,仍然只是讽笑。

这女人还跟以前一样蠢,蠢到以为他会因为她做这些无足轻重的事情原谅她。

但是……

五年前,我已经给婆婆捐了骨髓了 最后她没有渡过也是我的错吗?

哪里又好像不一样了。

孟含看到他时,表情一僵,揉搓着手站在原地,抬眼看他的脸,“未辞,昨天我说的,你最好考虑一下……”

顾未辞挑眉,“说的什么?”

她下定决心一样,吐了一口气出来:“给我一个孩子,我跟你离婚。”

顾未辞拿咖啡的手就停在半空,脸色陡然一冷,盯着孟含,昨天拒绝过一次还不够?现在是贱的又来找骂吗?

“给你一个孩子?然后你继续拿孩子威胁我,我这辈子就更加要被你拴在身边,是吗?”

他语气里是无尽的嘲讽,仿佛已经把孟含看透。

这一番话却再一次把她伤透,她无力的摇头,不是啊!

只是他们的婚姻好像已经走到了尽头,而爱他,就已经花光她所有的力气。

离开他,她根本没有能力再去爱另一个人了。

她这一生已经不可能再拥有他了,所以才想留下一个属于他们的孩子。

难道这样,也不可以吗?

她眼睛低垂,极力忍住流泪的冲动。

顾未辞却看都没看她一眼,快速的喝完了咖啡,起身就要走。

孟含急忙扯住他的胳膊,哀求:“求你了,是真的,我愿意放过你,顾未辞,你给我一个孩子,我给你自由。

“你简直可笑!”顾未辞一把甩开她的手,孟含被他甩一个踉跄,跌坐在地上。

顾未辞蹲下身,右手死死掐住她瘦削的下巴,目光里全是警告和厌恶:“孟含,我警告你,收起你那些肮脏龌龊的心思。我宁愿碰一个乞丐也不会碰你!”

说完,头也不回的离开了也兰居。

孟含呆呆的看着他决绝的背景,眼里流出绝望的泪水。

“怎么了?咱们顾大总裁这么心神不宁的。”英式复古装的办公室内,尹泽翘着二郎腿,坐在会客坐的真皮棕色沙发上,嘴角挂着一抹玩味的笑容。

顾未辞坐在办公桌前没有理他,揉了揉额头,手继续在键盘上敲打。

尹泽不依不饶,走过去斜靠在办公桌前面,一双桃花眼带着邪气。

未完待续……

书名:知心伤成空





特别推荐

“少主你想多了,噬天虫及其稀少,虽然它繁衍出不少子孙后代,但外面的虫子已经不能算噬天虫了,只是一种妖兽罢了。”地魔显然知道杨开打什么主意。

“哎!”杨开一声叹息,不过想想也对,那些虫子杀都杀不完,若每一只体内都有天道能量,那还了得?

神色又是一振,杨开道:“不过炼化了噬天虫之后,我发现自己好像能控制那些异虫!”

“有这等事?”地魔惊奇。

“试试就知道了。”杨开心念一转,外面不大一会便涌过来一大片异虫,有大有小,但都止步在这个地洞之外,仿佛这个地洞对它们来说是禁地。

“哈哈!果真如此!”杨开大笑。

那些小虫子虽然没什么杀伤,可数量众多,让杨开欣慰的是那些大虫子,个个都是三四阶的妖兽,更有那么两只达到了五阶的程度。

五阶,可是相当于真元境的高手了。

在隐岛中行事寻宝,若是有它们相助,定会轻松不少。

这一趟深入虎穴,当真是来对了。

心情愉悦,杨开走出地洞,那些大大小小的虫子连忙退避,主动让出一条道路。地魔见到此景,不禁啧啧称奇。

此间事了,杨开本打算直接离开这个虫穴,带着这群异虫去隐岛中横行一番,但突然又想起一个人来。

俞傲晴!这位云霞的天之骄女此刻也不知怎样。

若她此刻已经死了,那自然尘归尘,土归土,之前有什么恩怨也可以就此放下。若她还没死,杨开想把她带在身边。

倒不是要照顾她,而是这隐岛上肯定还有云霞宗高手存在,若自己出去之后不小心碰到了那些高手,有俞傲晴在手上,总归是个筹码。

想到这里,杨开顺着记忆中的道路朝关押俞傲晴的地方行去。

走了许久,总算是来到之前的地洞中,但杨开才探头朝内一瞅,神色立马就变了。

这地洞中,竟不止俞傲晴一个。

除她之外,还有三人!

其中两个是云霞年轻一代的弟子,另外一人却是云霞的一位长老,杨开在大船上的时候听过他的名字。

孟星远,实力虽无法与俞修平相比,可也是真元七层的高手。

他们怎么在这?杨开神色一愣。

孟星远等人会在此地,倒也算是俞傲晴的运气。那一日大船破碎之后,云霞等人分散,孟星远集结了好几个弟子,也与俞傲晴等人一样,一边在隐岛中探索一边寻找门人。

接连好多日,途中遭遇许多危险,弟子们也死伤惨重,到如今只剩下两人而已。

今日行至此处,发现外围那层雾气有些古怪,孟星远便带那两个弟子飞了进来查探究竟,这一查,便看到了齐元的尸体,随后顺藤摸瓜找到了这个虫穴。

虫穴口处,有一片俞傲晴衣裙碎裂的布料,孟星远当即便知情况不妙,领着两个弟子偷偷地潜入进来,本以为会很艰辛,却没想到沿途竟没遇到任何攻击,就这么轻松地找到了俞傲晴。

他们哪里晓得,那些虫子刚才全被杨开给召唤了过去,所以才如此顺利。

杨开回来的时候,孟星远和那个云霞弟子也才刚刚抵达不久,俞傲晴失魂落魄,心惊胆战地叙述这几日自己的遭遇,以及张钰和罗芊芊她们的下场。

正说着的时候,杨开就出现了,双方都是一愣。

孟星远不记得云霞有这样一个弟子,俞傲晴显然没想到杨开还能活着回来。

但旋即,俞傲晴的眸中便涌出一丝怨毒和愤怒,咬牙道:“孟师叔,此人不是我云霞弟子,而是混在船上的贼子,齐元就是被他杀了,还请孟师叔出手,替齐元师弟报仇!”

她只字不提杨开欺辱她的事情,就是怕事情传开不好做人。

之前她不敢对杨开怎么样,一来此地就只有她与杨开两人,有些同病相怜,二来她身心疲惫,也不是杨开的对手。

但是现在不同了,孟星远等人找到了此处,自己完全可以平安离开。对于杨开这个曾经扒光过自己衣服,亵渎过自己身子的男人,俞傲晴哪里愿意放过?

她恨不得亲手将杨开碎尸万段,以解心头之恨!

只要他死了,那一日的事情就无人知晓,自己以后也依然是云霞的天之骄女!

出这句话之后,俞傲晴微昂着头颅,倨傲地看着杨开,眼中全是复仇的快意。

孟星远脸色一冷,喝道:“小子好胆!竟敢杀我云霞弟子!给我杀了他!”

他这话是对那两个云霞弟子说的。

话音刚落,那两人便毫不迟疑地朝杨开痛下杀手!

杨开深深地凝视着俞傲晴,眼中划过一丝寒意,身形一晃,便闪出十几丈开外,待那两个云霞弟子追过来的时候,杨开又闪了出去,接连几次,便不见了踪影。

“好快的速度!”孟星远忍不住有些惊叹,那步法实在是奇妙的很,也不知是什么档次的武技。

“晴儿你还能走吧?”孟星远问了一声。

“恩。”俞傲晴点了点头。

“跟师叔出去。我倒要看看那小子如何离开那一圈雾气!”孟星远冷哼一声,倒也不急,只要外围那一圈雾气还在,真元境以下的武者就别想离开,除非有飞行秘宝。

“师叔你可一定要杀了他,他之前甚至还想欺辱罗芊芊师妹,若非我一力阻拦,他怕是已经得逞了。”俞傲晴美眸寒霜,毫无愧疚之意地往杨开头上扣屎盆子。

孟星远果然怒气腾腾:“敢打我云霞弟子的主意,真是胆大包天!晴儿放心,叫师叔抓着他,非抽筋扒皮不可!”

俞傲晴露出一丝森冷的笑容。




特别推荐

在一条狭长幽闭的通道前,苏文被一名穿着礼服的图书馆工作人员拦了下来。<>

“先生,您不是这里的人,请说明来意,否则不能通过这里。”

这人苏文一个月前见过,当时还问他知不知道奥古斯通的活动室在哪里来着,结果被果断回答了不知道,虽然苏文觉得他没说实话,但也无可奈何。

“我找奥古斯通·凯尼,他在467号静修室。”

“凯尼小姐的确说过他有一名客人要来,看来就是您了,请进吧。”

果然放行也是这么果断……

不过,小姐?

苏文一直还以为自己的师兄是个男的来着。

这下更期待了。

经过了十来米长的通道,尽头豁然开朗,别有洞天,这里同样是一条通道,以及一排排位于两侧的附魔玄铁大门,但通道内甚至空无一人,静静悄悄。苏文很快找到了对应的门牌号,然后按下了门铃,几秒种后,大门“咣”的一声,打开了一个微小的缝隙。

苏文推门而入,扑鼻而来的是一股与外面完全不同,带着刺鼻的诡异压抑气息。

门内和门外,根本是两个世界。

这是一个上千平方米的开阔空间,宛如一个封闭的血色世界,脚下是焦黑腐臭的土壤,数十米外天穹的灯光宛如一颗颗血色太阳,实在难以想象,这会是能在圣彼得中央图书馆内部见到的景象。但这还不是最可怕的,真正让苏文目瞪口呆的是,在这片空间里,随处可以见到仿佛僵尸般的活死人、它们宛如被放牧的羔羊,四处无神游荡,在其之间,可以见到两头苏云记忆中只存在于传说中的六环魔兽“地狱之犬”——这两条趴着都有两米高的狰狞巨犬在尸堆中动也不动,就像是羊群中的牧羊犬。<>

苏文不自觉看了看身后显得格外渺小的大门,忽然有种拔腿就跑的冲动。

但就在这时,在他的耳边,猛然响起了一个极具磁性声音。

“小弟弟,你就是苏文了?”

这声音自带娇喘,骚气十足,包含着各种层面上的诱惑力,听的苏文瞬间汗毛立起,险些拔枪射击。但他终究还是稳定心神,扭头望去,只见一个身材高挑的丰硕女子正俯在自己肩旁,这女子容貌细腻,发色如墨,唇色如火,眸色如水,笑意盈盈。

“正是,您是奥古斯通师兄?”

女子没有直接回答,只是更凑近了苏文几分,几乎要贴在他的脖子上。而借助余光,通过这个姿势与角度,苏文甚至可以看到她宽松长袍下面的大片雪白肌肤,以及一整道紧凑而曼妙的曲线,这个发现十分惊悚,他开始怀疑这人是不是有毛病了。

“和尼古拉说的不一样呐,你已经不是人类了……”

轻轻嗅了嗅,女人贴在苏文耳边,轻声呢喃起来。

“黄金龙的骨髓,极强的再生能力与元素抗性,地龙王血脉构造成的脉络与肌肉,极强的韧性与物理强度,天呐,你可真是个上好的亡灵材料,真是可惜了。尼古拉让我把你带成一个合格的亡灵法师,我会做到的,但实在是太可惜了,我又不甘心,所以……”

“介意送我点精华吗?”

“……”

苏文终于确定了,这又不是个正常人。

“抱歉我找错人了,开一下门谢谢。”

« 上一篇 下一篇 »

发表评论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